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天堂上,你还是那美丽的仙女短篇小说

时间:2020-09-14来源:笔下阁文学网 -[收藏本文]

  她,是我邻居家的小姐姐,长得如水仙花般的秀丽,苗条,端端正正的五官,安安静静地活在我儿时的圈里。

  她,名叫小仙,我总喜欢管她叫小仙姐姐。

  每当看到水仙花就想起她,很遗憾不能与她做最后一别,也很感叹上天对她的不公,没能与我们一起白头到老,早早地结束了生命。

  她,比我大三岁,高我三个级别,在我小学一年级时,她是四年级的学生了,她是家里的长女,而且兄弟姐妹多,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即使成绩再好,也需要放弃更好的时间和机会来帮助打点家里。一年级时我的成绩偏科很厉害,数学回回考满分,语文是有多低就考多低,只差没考零分了,为了这个,我经常找小仙姐姐帮忙,因为她的语文成绩好啊,她很认真地教我“a—o—e”,时间也很短,因为她要帮家里干活,虽如此,在她的帮助下,二年级时我仍然有了飞跃性的进步,考出了自己都感到骄傲的成绩。

  小仙姐姐脚下有二个妹妹,一个与我同级,但年长我一岁,一个年幼我一岁,却迟迟未能上学,听我妈说要等家里再有钱点,或等不及的话就会不让上,小孩子多啊,六个呢,脚下还有弟弟妹妹,得排队,得看经济情况啊,这些小仙姐姐都很清楚,所以我很少看到她笑,总是一幅闷闷不乐的表情,虽然家里经济条件有限,但是我了解到了她家里人给她上学的年限是初中毕业,之后就得离校去打工赚钱供下面的弟弟妹妹们上学。

  与小仙姐姐同校至四年级,我转学的同时,她也转学,不过我是转到相对好些的学校去,而她却转回户籍的乡村学校去,听妈妈说是可以省好些钱。就这样,我们只有在寒暑假期间见面,随着年龄的成长,知识的增加,我们都开始阅读各式各样的课外书籍。

  记得当时很流行杂志《会》《青年文摘》都成了我们俩个人互相传阅的书,从书到流行的编织风铃,手绳,跳绳,打羽毛球等,我们都有着很多的共同爱好,也时常一起做这些,小仙姐姐的手是最灵巧的,她编出来的风铃,手绳都很好看,也精致,和我的放在一起,那是天壤之别,要多别扭就有多别扭。后来,大家都流行送这些为生日礼物,我做的送不出手啊,所以总是在要送同学的前一个月,就写信给她,告诉她要编什么样的手绳送同学,全国好的的专治癫痫病医院随信夹上买材料的钱,就美滋滋地等她回寄成果了。

  不幸的消息,自她刚上初三第一学期传了出来。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背着书家放学回家,看到她坐在自家门前拣菜,我好奇,睁大眼睛,擦了几次眼睛,希望看到的不是她,而是她的妹妹,因为不是寒假,也不是暑假,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出现了就证明她辍学了,很不希望她辍学的,她的成绩算不上很优秀,但也是中上上的。可是任凭我怎么不希望,那都确确实实是她本人,我跑过去,冲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学校放假了?”她缓缓地抬起头来,对上我的眼睛,轻轻地说:“没有,我生病了,不能继续去学校了,休学。”

  “什么病?”

  “心脏病。”

  “啊!”完了,我扭头就往自家门里跑,扔下书包,并对着厨房里的妈妈喊道:“心脏病会怎么样?”

  妈妈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却对我说:“你不可以时常提这个事,她承受不了,会加重病情,以后都不要当她面说。”

  原来她情况已经被左邻右舍都知晓了,大家都很谨慎的面对她,一下让我无法接受这突来的消息,怎么都没法适应,当天做完作业,躺在床上开始天马行空地想着这不是真的,她是被误诊了,那医生水平有限,得去大医院复查,我需要告诉她这个,对,就告诉她,去大医院查,以那的为准,一会又变了个想法,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病,只要多煅炼身份,让心脏像机器一样,多运动就可以越来越灵活了,不都常说,运动是人的生命之路吗?对,就告诉她,以后每天早上都起来跑步,做运动就可以有生命了,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生活!我那小小的脑袋里想了大半个夜晚,也没有一个真切的结果就沉睡了。

  经过二年多的在家休养,小仙姐姐脸上日见红润,大家都认为她的病已在好转了,并且医生给说如果有五万块钱就可以做手术康复,但是在那时谁家也拿不出这么一笔巨款,就算借也不一定能借到啊,正处于金融危机时期。于是她妈妈就开始给她张罗着相亲,反正是出不成外面打工赚钱,也筹备不到钱做手术,不如早早嫁人。

  嫁人不过是个表面现象,据我所知,这一切都缘由于她妈妈的旧守观念,若女子死于夫南昌最好癫痫病医院家可以立碑埋葬,否则反之。小仙姐姐相亲的这段时间里,我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当时忙于进入各式各样的比赛练题,什么奥数啊,作文比赛啊,同学们都在争着表现,我无瑕与顾也参与不了,待寒假来临来时,隐约听说已定好人家了,我问妈妈那户人家家庭如何?是否知道小仙姐姐心脏病?

  妈妈说那也是一户穷苦人家,男的是一乡村教师,有一弟弟在村里做村委会计,待遇都不好,家里的房子也是住得挺紧张的,年龄比小仙姐姐年长8岁,人长得还可以。天啊,为什么不能找一户经济条件好些的人家呢?这样至少还可以帮着治疗啊,再者就是这完全是骗来的婚姻啊,去到了那家里,生活得多难啊,在这边家里虽说没钱做手术,至少知根知底的,不让劳累,不让辛苦,还可以好好养着。我还困在自己的思维里没走出来,就说结亲的日子两家都给订好了,春节前办!不能等我的思维反映过来了,这事已成定局,我直接跨出自家门,转个身跨入她家门,问:“小仙姐,你们定好日子了?不再多了解了吗?”

  “相处了一个星期,感觉还挺好的,他人也挺好脾气的。”

  “可是家庭不怎么样啊?”

  “有人肯接受我就不错了,不能有要求了啊。”

  “那伴娘定了吗?”

  “要不你给我当吧,也就意思一下好了,我和他都是穷人家,都说好了,只置办了我身上基本的东西,伴娘衣服就不订了,你穿自己的衣服好了。”

  送亲当天,我尽自己的能力,穿了一身相当新艳的衣服,陪着她走出自家门,坐上新娘车,一路上谨记她妈妈吩咐的事件,路过哪,要丢哪一串钱,生怕丢错了,给她带来霉运!这次的送亲就我和她两妹妹以及弟弟随车过去,长辈们一个都没有到,不知道为何她爸妈都不去,反正就我们这些小辈不懂事的领着长辈们的嘱咐去,就像战士领命出征一样。

  到了,到了,转眼就到,这段路太短,太短了,真心不希望看到她这么快就步入这桩我认为不幸的家门里。下了车,终于亲眼看到了男方家的真实情况,比我妈嘴里形容的还要穷,泥砖房,只有四间,围得像四合院那样,新人一间,公婆一间,弟弟一间,另一间就是厨房了,中间一大天井,总面积不小,相当是由四个太原哪里治疗癫痫好单间四边围起来组合的四合院,因为是婚宴日,天井以及大门前都摆上了酒席,所有空的地方都摆上。

  据说有十来桌,到了这边,还得听取这边婆家的习俗,先到新房里开铺,然后让指定说好的小朋友到床上打滚,意思是早生贵子,然后新人带上凉席和一些家里备好的酒水到他们村上的祖堂去拜天地,完了后才能回来进行开宴,我一路跟着她走来走去,经历着这些自己从来都不懂的事,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反正不是高兴的,即使身后跟着一大群贺喜的村民,有着很喜庆的气氛,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看看那间所谓的新人房,里面只有一张新床和一新衣柜,再多的东西都没有了,不多大的房间,摆放不下娘家置办的嫁妆,其中最贵的一件就是摩托车,当时家家户户都很稀罕能有上一辆。

  宴席结束回到家,是男方家的弟弟和亲戚开摩托车送我们回的,据说迎亲的车是租来的,只跑一趟。返回到家,我就把见到的情况和我妈说了一通,我妈说她妈妈说为了让她到婆家能过上好些的日子,借了点钱,多给置办了嫁妆,男方的这场酒宴也是借了些钱置办的。天啊,我真不敢想象了,小仙姐姐的日子能长久吗?这都临近春节了,要负债过春节吗?是什么样的日子啊?一个有心脏病的人能熬得过来吗?接下来的回门日还挺顺利。

  年三十当天,小仙姐姐被送了回娘家,说是被发现了有心脏病,男方家觉得受骗,不能接受要退回人来,我听说了什么都顾不上就进她家门找她,看到她的第一眼,吓了我一跳,黑紫色的嘴唇,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一点精神气都没有,一说话,就好像要费很大的劲,上气不接下气啊,我话都不敢跟她多说,眼泪直流,这是何苦,何苦啊!过门才多久?就把人折腾成这样回来,不等于要了大半条命吗?结果还不落好,接下来怎么办是好?反正现在二家都没有任何来往了,断得很彻底,也很神速,人一送回到这边,就无声无息了。

  整个春节,她们家都过得很压抑,我也没有了那过年的心,连跟串门的心都没有,以往都会随父母或是找邻家哥哥下棋或是玩别的。初一爸妈不让去她家串门,初二下午我才得到准许去看她,仍然是躺在床上,气色比前二天还差,感觉随时都会离我们而去,我很想问她,你怎么就不好好保护自己啊?是不是在那边吃了不少苦头啊,因为你们是骗青岛癫痫病哪家好了人家真实情况啊,这能怨谁啊,说不清。我什么都不问,也不提,就给她读她爱看的故事会里的故事。

  春节后,准备开学了,我踏上了回校之路,这学期要住校了,不能再天天往家跑,也就是要每周周未才能见到小仙姐姐了。开学初期的周未回来都看到她气色起伏不定,我妈说她好几次送到医院急救,靠输氧维持生命,气顺了,可自主呼吸了就得回家来,家里欠着钱啊,不是命快挂不住了,肯定不会花费钱,能借的亲朋好友都借遍了,谁家都没有余钱可借了,她脚下的两个妹妹都没办法继续上学,未成年就跟其她大龄姐姐进厂做普工赚钱。

  期中考试结束了,这次为了应考,我隔了个周未没回,这刚进家门,放下书包就想往她家走,妈妈就把我喊住了:“你不要过去了,她走了!”走了?走去了哪了?人都病成那样了,还能走去哪?一时反应不过妈妈话里的意思,没多停,就想再次抬脚出门,妈妈把我拉回房里悄声说:“下大雨那天,她就断气了,她爸叫了亲戚三更半夜就着雨用草席裹着,悄悄地把她抬到山上偷偷地埋了,没让谁知道,她妈妈是伤心难过,没办法才过来找我哭了一通,我这才知道,现在外面好些人都不知道这事,你就不要做出什么事来。”彻底明白过来了,不是走上哪儿了,而是离开人间了,离开了我们,那样凄惨地离开了,都这样偷偷地、悄悄地离开了,我还能做出什么事来?

  当即我就心怨她妈妈,怨她为何非要让那迂腐的旧思想左右,否则至少能多活几年啊,说不定能活到有经济条件做手术,人还能健康地度过百年,若非要走那么一条路,也要寻得一户好人家嫁啊,那样至少能帮得上忙,说不定也能多活些年,或是治愈,不至于要如此悄悄地,偷偷地离开我们,还是一个刚满20不多的女子,命就如此的短苦,走前的病痛折磨,多么的让人心痛,上天又是多么的不眷恋她啊!

  再美的花也凋射了,人没了,可那容貌一直都印在我脑海里,从那以后,我不敢,也不在妈妈以及任何人面前提起过她,甚至后来遇到久未联系过的她妹妹,热火朝天地说着这些年不见,大家各自过得如何如何时也不曾提起她,就这样被大家隐藏了起来。

  命歹的人啊,我为你默默地祈祷,希望天堂上的你,仍然是一美丽的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