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半卷残书半卷江湖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笔下阁文学网 -[收藏本文]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的主人和我谈起他江湖血腥风的传奇】

峰,是一个内向的人,少言少语;不喜喧嚣,喜欢安静,典型的宅男。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没什么不良好,身体健硕硬朗。憨笑可爱,不听他说是江湖中人,你无法想象他怎么会和‘黑色会’联系在一起。

与峰相识在网络里,一个偶然,他走进了我的空间,阅览了我的墨迹,他诧异,惊喜。没有想到我的一篇篇被他深深吸引。从此;我们有了话题。有了共同的爱好、兴趣。。。他会背很多唐诗宋词,不得不让你刮目相看,不敢我的眼。就这么一个人你说怎么会与黑色会联想在一起呢?

< 1 >

峰;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呆着,老板也不管,久了自已又不花钱,有了点钱 有个说开房产中介挣钱,就投了20万,开始还不错,这里的猫腻很多,租三居改五居,要不不好挣钱,找各种理由不退压金,所以纠纷不断,我就去吓唬人,不过看到有的人真可怜我也于心不忍。所以和伙的老不乐意,慢慢的我干的也烦了,01年打压地产 我们也干不下去了,也出了档子事。租我们房的有一家歌厅的服务生,到月不给钱,不租让走还不走,我去要 气焰很嚣张,叫了那里看场子的,我好话说了很多,不说不给 没有,等有了给,我最后说;给你一个礼拜 不给钱你搬走,不搬走我给你扔出去,当时就不是很,过了一个礼拜,还没搬,我也不想惹事,没办法 带了几十个人去了,我带了三个人上去,让他们搬 还不动,我就让人抱东西往外拿,他们就打了电话,就在屋里和我们打起来了,六七个吧,我的人在外面,听到了进来十几个都给打趴下了,这时他们看场子的也到了来了大概有20多个,我剩下的人在车里没出来俩金杯。他们看我们十几个就冲上来了我们都带着砍刀、镐把就打在一起了 他们没注意还有20多人突然冲出来人多下手没轻没重一下打出事了我就跑了。警察介入 我们开的中介跑不了,赔钱抓人 事挺大的,打死一个重伤好几个我元气大伤,人没进去 钱拿了不少,人那边不干 开歌厅的也有人,所以没办法就躲到石家庄了,我本来不爱惹事 基本都是急了以后才出的事。但愿我以后别惹事了有事就完了。。。

< 2 >( 网:www.sanwen.net )

云南瑞丽,很地方,那里除了亲妈 剩下的都是假的在那里的人离缅甸很近,买卖枪支很赚钱,在那里有三方势力,其中最大的就是以 胡强为首的“穿林帮"顶盛时一千多人,骨干一百多人,在边贸畹町,做军火和玉石都是特赚钱。一般都是有缅甸人送货在这边接有秘密通道。还有俩帮,为了做这里的生意经常有小摩擦。胡强势力大,欺行霸市,有一次自已出去带的人少被枪手打死。这事以后手下人进行报复 死了很多人中缅俩方警察开始抓人最后土崩瓦解。跑的跑进得进 枪毙的枪毙。没的混了就回老家,老家没的干就又隐姓埋名在北京干娱乐跟一个北京大哥 他老婆叫扎木伊兰 开得黑酒吧。有赐活的 结账的俩帮人。唱首歌800、一壶茶4000客人不知道唱完一结账都傻眼了。那会人怕事还是咋的反正很好结帐3个月200多万,9武汉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4年,那时没身份证 没联网 抓住了在里面你要抗住了过几天没大事就放了。那个店叫小‘松林’很有名 让警察抓时连鞋都没让穿 光脚丫大天的你想啥样吧。三个月得到了老板的信任,以后接着开歌厅 我都管场子的安全。京城第一调酒师出自我们店,一瓶金奖白兰地 加一大桶可乐卖了五万六,成本18.5元,金奖白兰地12.5 大桶可乐 6块。兑在一起愣当路易十三卖厉害吧。北京丽花宫,一天一老带儿子去唱歌 喝多了在走廊和一帮人碰了一下发生口角,去歌厅的那个年代非富即贵 要莫就是混的当时手机没普及 就有1万8和 2万的大哥大 再就是呼机。那老爸认识我老板,我就带人去了当时重伤一个 那边的。打的很惨烈。事后我跑到甘肃,丛武威市 呆了半年事过以后回到北京 在燕翔 老板开了个桑拿 很挣钱的。我看不惯那里的小姐 但有一天,一小姐受气哭了我就看不得哭头一次和小姐说话,那说家里下岗 她中学没毕业 肩不能抗 手不能提 她能做啥要能挣钱谁干这个和警察打交道 知道了她们也很心酸 看法改变了。不过头天说好了第二天买香蕉给我们吃在也没有来。过一个月警察来 说你们这是有这莫个人吗,说有,一个多月没来了,原来那天回家被人杀死在家里 为了她的手机 那会才出摩托罗拉。。

我不爱说话和小姐也不说 很难让人接近,第一我的事太多不爱让别人知道我的底细,第二我从来看不惯吹牛的同事大家只知道我是头也就那样相处。不过都知道我是挺狠的。有一次,店里只有我们6个人,20多人拿着砍刀棍棒 丛前台打进来是我们店用的家具没给人家钱 要几次都不给老板的事。出事当时服务员 服务生都跑了就我自已冲了上去和他们打起来,6个人中就有一个和我一起打他们,最后打的在医院躺了2个月,咋去的医院都不知道,醒过来以后好像一天多了,这以后就和叫何广路的成了朋友,何广路练散打的山东梁山人,这次以后知道我也仗义算是朋友了。3个月以后 我开始报复 打我的人。他们也有店面在东直门那边有天晚上他 俩人就去了,店里有值班的3个人,进去没说话 晚上10点多,一人一个 瞬间就打倒俩,那个还没反应过来也给打躺下了,接着开始砸店,最后他们店里据说100多万的东西都给砸了,他们和我们店打了半年的官司没证据不了 了之。。。

< 3 >

大钟寺批发市场 ,何六子有山东人在那里倒猪肉 不管谁来卖肉他们就强买然后在自已加价卖,经常去帮他们照场面。有次去了是夫妻和俩个弟弟不卖给我们,打了起来,他 们4个人像是不要命了,当时就把她老公打死了,救护车来了人就不行了,我们这边人多都带着刀,那女的当时抱着她老公 哭的没气了,满身是血,场面很难说我打人从来不眨眼,看到那女人 抱着她老公的场面加上 那种无助的眼神 我的心突然震了一下,丛那以后在也没去过,抓了16、7个人毙了一个,我的一个朋友叫 也判10多年。在以后办事 只要有女人的就走,从不下手,很多时候也许就是女人救了我吧。去了 有女孩在 没下手 有他家里女人在也没下手 要是下手了也许早就进去出不来了。也许是因果吧,有次里回家,住的地 六子他们刚进一小卖店,后面来个人一枪就打在六子后脑当时就死了,我当时脑袋啥也不知道了,警察把我也调查一个多月没别的事 羊癫疯怎么治疗也就放了,我做事出去 不张扬。因为有前科 所以给人感觉这人不咋样,我倍加小心,躲过一次一次的风险。六子事件以后 我变了,变得胆子小了不冲动了,很多事 想的多了,加上年龄在大点也就慢慢好了。燕翔干2年 上面不让干了,据说是大头让关的。有一本书写的就是《北京黑道》上面就有 ‘天上 、地下燕翔’。天上 指的‘天上人间’ ‘燕翔’就是我们。北京娱乐业的翘楚 到今天都完蛋了。我好奇的问了一句,故事到尾声了吗?峰,笑了笑,早着呢。【在这里我对峰说;你对我的信任。】

< 4 >

就这么一个社会人 竟然会背很多很多唐诗宋词,我虽然喜欢文字,热爱文字,可是,我却发现自己远远不及于他的章词,觉得自己很惭愧。甚是欣赏。可峰微微笑着说;我接触的没有好人,包括我也不是好人。我说;人 本意是不分好坏的 没什么界限的 人生是一本厚重的书。人,活着,就是用书写自己的故事。人生的书,或浓或淡,或深或浅,脚印是笔,是纸。性格与遭遇相融,选择与天时交错,最终定格成一生无法改写的结局。无论是呕心沥血,还是轻描淡写,最先的都是自己。白纸黑字,落笔生根,无论悲喜,划上句号,就是圆满。峰 翘起手说 看看你说的多好 要不说喜欢你的文笔呢 写的就是好 我嘴角微微上扬。 。。

< 5 >

在北京93严打 我就又跑了 到新疆库尔勒 那里人挺逗的 你不用买东西,你就去了说不好吃 他就急眼了 谁说不好吃 你尝尝 往你手里抓 葡萄干 呀 香酥梨 大枣是吃的这招灵死了,一个集市儿 不用花钱就满身都是吃的 不过 晚上出去要小心 几个维族人喝酒 你从他们身边上过都骂你 扔酒瓶子 你低头马上就得走 他们身上都有刀。在那里最有钱的那会就是买卖玉石。几个帮派为了一个玉坑 经常死人 四川帮 和贵州人 很厉害都是一村的人。哈哈,手抓肉真的很香 现在 咋吃也没那里的好吃 呵呵 有一次我们帮他们办事 我们几个人晚上去 十几个人在没有5分钟时间 就全部 倒下了 这边战斗力很厉害 出事后觉的不靠谱 我就走了 又去了河南 安阳冯德卓开的武馆 修炼 4个月了 觉的没大事了 就和师兄弟跑黑龙江 黑河 那会 在那有边贸 老毛子过来进衣服 用皮衣换 1千块钱就办个边贸正可以过去 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 是俄罗斯阿穆尔州州府,它位于结雅河与阿穆尔河汇合处,与中国黑河市仅一江之隔,两市之间的江面宽度最窄处仅750米,是阿穆尔州政治、经济、中心,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也是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重要口岸,市区面积30平方公里,人口23万。属季风性气候,严寒少,1月份气温可达零下24度至32摄氏度;季凉爽多雨,7月份平均气温不超过21摄氏度木资源十分丰富,黄金、煤炭、铁矿、木材储量巨大,在远东地区占第一位,石油、天然气、陶土的储量也十分可观。给你介绍介绍 哈哈

< 6 >

人很容易冲动,也许老板就看上我这点了吧,马上新店开业 家具还没有送来我就带了4个人去家具厂直接绑人,俩个人进去 有俩个在外面,进去以后 见到老板 用刀顶着家具厂老板的脖子,让老板走 老板不走 这时他们那边也有人围了上来。武汉最好癫痫医院我就一刀把老板的耳朵 砍了一个大口子 在不走就开始往死里弄。最后回到我们店里 家具老板不得不发货。下面很多兄弟都很佩服我 算是孤身擒王 呵呵 几十人受伤 。俄罗斯头版头条 报道北京发生千人械斗就有我。

京环宾馆在玉泉营,我们打赌谁在最短时间内拿回钱 谁一个月啥都不用干,前提是不许借,我们出门身上都带着刀,出去几个 有的拿回50 有的30,最后我出去了 那会的出租车 8毛一公里,天津大发 黄色的那种, 拉一天好的也就100多 那天连蒙带骗的弄到300多回来让大家不得不佩服我。呵呵

那会雅宝路批发市场 全是俄罗斯的来进服装,也有钱,在那有个老外问路,我们把人家骗到五楼 接着把钱洗干净 很是嚣张。。。怎么样听的你怕不怕呀!俏皮的问我。我说;怕,你不怕吗?他说;怕呀,没办法,步入江湖 真的身不由己。他笑了笑,问我,怎么还觉得我是好人吗?我也笑了笑说;我理解的好人是不欺骗我,对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其它的都与我无关。他说,也是这么个理。我问,你现在还在江湖中混吗? 他说,老了,江湖已经是后生的了,打不动了。

< 7 >

90年代,最大烟草集散胜芳,我去了那里进了九块钱一条的希尔顿 背了40条360元 带了400元 回来比较顺利 到县城往各个小买店推销 一条25,一天就卖完了 天大的利润,那个年代,县长一月才150元,接着就又去了,那年我还不到20岁,不是回回都有好运气 最后一次在北京一个叫德仁务的地方 被警察查到,那会看守所进去要挨打的 逼着你喝牛奶 和 咖啡,牛奶就是牙膏挤到水里 咖啡就是烟揉碎了放水里,我反抗 太小 把我打的动不了,当时心里就发狠出去把他们都杀了,时光转眼两年在那里度过 心里变化极大。出来以后 接着报复社会啥坏干啥 在里面认识的人 很多都知道我涉世不深 就拉拢我 最后和一个叫曾凡兵跑到云南 和那里的黑帮贩卖军火、看赌场、都是地下的。在那里 我年龄小自已怕挨打 所以每次下手 都毫不手软 往死里弄 慢慢的自已也小有明声 没有太多的人干惹我了。

93年严打 没法混了 就在京广线黑吃黑,在火车上买一张票一个人先上车 上车马上从窗子把票递出来 第二个上 就一张票上7、8个人,再车上看哪火人偷东西 偷完了我们就去要 不给就打 出事警察来了我们就说他们偷东西 也没事。慢慢的得罪了道上混的很多人。在一次回广州的火车上 我们8个人被30、40人追着砍,我当时也是身体好 年轻 眼心被刀划开 差点没命。8个人当时就挂了2个,我跳了车算是捡了条命,养了俩个月,回头一打听 毁了 我们一伙人被抓了最轻的13年 我也不敢再呆在家里 家里也去警察了 就这样开始到处流浪到处漂泊。。

< 8 >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峰说;我喜欢语文,所以喜欢看你写的文字,你的文笔真的很好。我虽然会背很多诗词,背行,不会写。我笑了笑说;真没想到,一个这样的你,还会很多诗词,我都不及你。他也笑了笑说;我也说不好 一个大老爷们就爱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昨疏风骤 浓睡不消残酒” “小院闲窗己深,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好呢重帘未卷影沈沈,倚楼无语理瑶琴” 他一句句背了很多很多。。。。。。

再以后的日子里再也没有看到峰上网,他的故事还有很长很长 ,也许他真的很忙吧 也许,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了一段年华,生命的旅途上我们不知道会遇到谁,但只要遇到了,相信那就是属于你的缘,相信那就是属于你的份。你的一开始就带给我一种温馨的感觉,透过你 我看到了一个的世界,美丽的日子有你陪着就好,让我一路嗅着花香一路陪着你,只要能听见花开能听到你的声音;秋凉如水的夜,将你真切的笑容一次次邂逅在里,生命中有些人总会忽然出现,一个情字打动了多少貌似的心,有些往事没有向我们挥手,却带走了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生命沿途的风景再美也需要一个人陪你欣赏,不必问我从哪里来最重要的是我今生遇见了你。捕捉几只流萤照亮的窗口,你的下也藏着一缕吗?假如今生我不能做你飞越沧海的蝴蝶,来生就让我做世界里的一只青,勇敢的飞过你眺望远方的窗前,至少我的心灵为爱开过一朵馨香的花。红尘的路上我们一路走一路告别,一路不经意的遇见,哪怕曾经的美好会最终凋零,岁月的尘埃也掩埋不了那份最初的悸动。

凝一指沧桑,泅渡岁月,以一掌合十的虔诚,祭奠我们情深缘浅。醉酒当歌,和泪研磨,终是薄凉,转身笑傲,问世间,谁会心疼?

执一阙清词,墨韵成殇,望断路,瘦了流年,淡了红颜。许下一个人的,却刻骨了两个人的烟火。。。

从此,星月不相见,山水不相逢。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物也非,人也非,岁月无痕事事非。。。

斑驳的岁月,记载着流年,那些打马而过的时光就在阙阙清词中清浅。月色如水,清冷寒澈,抽离丝丝前世的缘,的珠链跌碎了一地似水若梦的缠绵。。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若,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一眼回眸,一世牵念,君若懂得,我便心安。天涯海角,惟愿君安!

你注定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任我如何用力去抓住,你终成了我润湿眼框的理由。人事沧桑,边走边忘,而这一场落花流水的相遇,让我欲爱不能,欲罢不忍。与其心扉,不如相忘于江湖。也许得到的不一定能长久;失去后不一定不再拥有。。。

总有一抹记忆,会让人;总有一处风景,会让人往返。无论遇见还是,铭记还是遗忘,都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到最后陪伴的还是自己。有的人,相见不如;有的情,留恋不如忘记。正如无意中看到的一句话:“若流年有爱,就心随花开;若人走情凉,就守心自暖”。。。

非常习惯在,占有这杯酒的全部

几碟小菜, 一瓶陈年的老酒

身体的好几处部位就没有了平常的安静

此时, 将刚刚写好的词章,一字一句的放进酒里

嘴唇就像挂了霜 分辨不出是冷,还是暖

一个身影,在酒杯中 晃了又晃 手捧残卷 思你半卷江湖

---- 燊曌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