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恩人大哥,让我们热血相融纪实

时间:2021-07-09来源:笔下阁文学网 -[收藏本文]

稀有血型 告急,

  绝处走来陌生的大哥

  2005年8月9日下午,江西抚州地区的一家花炮作坊内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火。正在这间作坊中制作鞭炮的孙银祥夫妇身体表面大面积烧伤,被送进了抚州人民医院紧急抢救……

  孙银祥夫妇的儿子孙文刚满18岁,是临川二中高三学生,学习勤奋刻苦,成绩名列前茅,是老师眼中听话、懂事的乖男孩。

  2005年8月17日,万分着急的孙文带着花炮作坊老板赔偿的20万元治疗费,将生命垂危的父母火速送往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该院烧伤中心立即对他们展开了紧张的抢救。

  抢救过程中,医生忽然发现孙银祥的血型竟是罕见的O型RH阴性血。江西省血液中心献血科科长杨秋华对孙文指出:“拥有你父亲这种血型的人只有千分之三。”18岁的孙文一时傻了眼,这可怎么办啊?

  孙文眼看着垂危的父亲再次将面临一次手术,但却没有这种稀有血型的血液可供交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南昌一家媒体的记者发了“稀有血型患者待血救命,急寻相同血型市民献出爱心”的消息。

  该消息发布的第2天上午,江西省血液中心的“爱心捐血热线”几乎被打爆。然而,整整一个上午,南昌市各大采血点上午参加献血的数百人中,竟没有一个人与孙银祥的血型相同。

  就在孙文趴在父亲病床边黯然垂泪时,突然传来三声礼貌的敲门声:“请问,孙银祥是住这个病房吗?”

  孙文以为是父亲的旧友闻讯前来探望,连忙回过头看,眼前敲门的是一名男子,大概二十五、六岁,身材挺拔。孙文并不认识他,问:“你认识我爸爸?”该男子走进病房看了看病床上的孙银祥,说道:“我不认识他,只是刚刚看到报纸,知道你父亲需要稀有血型的血液来救命。正巧,我也是O型RH阴性血,我想我能帮你们!”

  孙文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真的?那我太谢谢你了。”可是转而,他的眼光暗淡下去,说:“医生说,长春治癫痫病比较好专业医院是哪家我爸爸的手术至少需要2万毫升的血才够,你是第一个能给他400毫升救命血的好人,不知道第二个、第三个向你这样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其实,孙文不知道,得知消息,王明是第一个来到江西省血液中心报名,当场献血400毫升。此后,他又积极联系在南昌的RH阴性O型血友,为受伤的抚州男子献血4000余毫升,极大缓解了该中心的困难。目前,王明已在江西省血液中心无偿献血1600毫升。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江西省血液中心频频传来好消息,越来越多O型RH阴性血型者在南昌参加了无偿献血,德兴市北城墙的张林英、南昌客车厂的万川霞、中国农业银行营业部的余汉锋等,都是这个叫王明的年轻人在帮忙号召的。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以为无任何希望的该血液中心居然筹集到了4000多毫升O型RH阴性稀有血液。该医院也为孙银祥顺利进行了接下来的2次手术。

  10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孙银祥从昏迷中醒来。当他得知有一个叫王明的男子号召陌生的热心人为自己献血时,他流着泪对孙文说:“孩子,如果爸爸不在了,你也要替我感谢人家。希望你将来也做一个好人。”

  由于伤势过重,孙银祥虽然接受了3次手术治疗,却也未能脱离危险期。2005年10月21日,他撒手人寰。

  孙银祥去世后不久,孙妻的伤势开始好转。2005年11月中旬,孙文为母亲办理了出院手续之后,回到了抚州老家,重新回到了校园为高考备战。但他的内心深处烙下了“王明”这个名字。他一再对自己说,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这位善良的大哥。

  回报 恩情,

  阳光少年替父献血

  2006年2月18日,这天是周末,临川二中的住校生已经陆续回家了。离高考不到100天,因照顾父亲,孙文耽误了不少学习时间,他留在学校专心复习课文。

  这天吃晚饭时,孙文在食堂买了两个馒头,准备回宿舍继续看书。这时,“王明”这个熟悉的名字突然触动了他的耳膜,他立即回头寻找声源癫痫病治疗药物费用高吗,只见食堂上方悬挂的电视机中正播放一则新闻:

  2月12日晚,一个叫王明的男子下班走到南昌市环湖宾馆旁边时,突然看见一名漂亮女子遭三个年轻男子调戏和围攻。他不由分说上前制止。不料,这三个红了眼的歹徒各自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恐吓王明不要多管闲事。但王明却不为所惧,与三名持刀歹徒展开搏斗,三把锋利的匕首对着王明一顿猛刺,王明倒在了血泊之中,三名歹徒逃之夭夭……

  王明被送往南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当时背部缝合了5针之外,没有发现更严重的伤口,王明便执意回家中修养了。没有想到一个星期之后,王明脸色惨白,感到四肢无力……他的朋友将他送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后才知道,当时王明胸部有大量积液,经诊断为左侧血胸,左肺挫伤。王明刀伤到胸腔,致使胸内流血,第一次手术,只是给王明做了引血,将胸内的积血引出来。但是引流无法完全清除体内积血,必须马上动手术将其胸内的积血清除,并且治疗胸内伤口,否则将有生命危险。这样,他急需罕见的O型RH阴性稀有血型血液……而且,2万元手续费无着落。

  从电视镜头里,孙文看得很清楚,这个王明就是那个给父亲无偿献血的调酒师。孙文的头“嗡”地炸开了,他起身往宿舍跑去,一头栽进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帮帮这位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大恩人。孙文很想马上飞到南昌去照顾重伤的恩人,但是紧张的学业却不由得他这么做。

  第二天上午,尽管正面临高考冲刺,孙文还是向学校请了一天的假,乘长途汽车颠簸了近三个小时。到达南昌后,孙文立即朝南昌第一人民医院赶去。

  孙文来到医院之后,四处打听,才找到王明所住的心胸外科的病房。一进病房,他一眼就认出了半年不见、自己苦苦思念的恩人王明。

  此时,王明的确缺O型RH阴性稀有血型血液,可是,南昌第一人民医院和江西省血液中心这种血型的确处于紧缺状态。此刻,王明进行第一次手术后,无力地躺在床上,等待着这种稀有血型的到来,以进行第二次手术。

  半夜抽搐是什么原因孙文轻身走了过去,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他细细端详着眼前孱弱、苍白的恩人,怕惊扰了他的梦。

  这时,一个手提热水瓶的男子走进了病房,他奇怪地盯着孙文,轻声问:“你是谁?你认识王明吗?”“是的,他是我爸爸的恩人。我从抚州赶来看望他的。”

  “我是王明在南昌的朋友,他很小就从孝感老家出来打工了,在南昌没有亲人,我们这些朋友就轮流照顾他。”

  孙文这时才了解到,25岁的王明从小就在单亲家庭长大,缺少亲情的温暖,渐渐养成了叛逆的性格。他16岁就离开了家,与家中的亲人断绝了一切来往。在外谋生,他凭借着刻苦、勤奋,当上了南昌一家大酒店的调酒师,常帮助一些困难的人。他这种豪爽的个性,让他在南昌结交到了不少朋友。

  这时,王明睁开了疲惫的双眼,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孙文。

  “你还记得我吗?王大哥。”孙文俯在他耳边问道。王明愣了片刻,惊声说道:“你是……孙银祥的儿子孙文?”见孙文点点头,王明强撑起身子:“你爸爸现在好些了吗?”孙文垂下头去,摇摇头说:“去年的10月份,他已经去世了。”他一把握住王明的手。“但我还记得你,听见电视里说你受伤了,我马上就从抚州赶来看你。虽然我爸爸不在了,但你始终都是我的恩人。我这次来,是怕你也出现血不够用的困难。可我马上要参加高考了,学习十分紧张,不能呆在南昌照顾你了,所以我特地来给你留些血,再离开。”

王明沉默了一会,坚决反对孙文这样做:“你正面临高考,这个关键的时候,身体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损伤。我希望你带着一个健康的身体参加高考,并考上一所好大学,这样才不辜负你去世了的父亲和正在养伤的母亲!当初我为你爸爸募捐血液,你不必记挂在心上。”他转头对进门的主治医生说:“今天就算我缺血而死,也不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时候用他一滴血。”

  孙文一把抓起了王明的手说:“我父亲的身体中曾经淌过你的血,你就是我的亲大哥!你以前没有享受过家人的关心,今后你就把我当成你的亲人,我也永远把你当作我的治疗儿童癫痫病吃什么药好亲大哥。大哥,今天就让小弟为你献一次血吧!”

  两名男儿拥抱在一起,痛哭起来。在场医护人员和病友无不背过身去擦眼泪。

   失去 父亲,

   却得到了一个大哥

  江西血液中心也为这对特殊的兄弟情而感动,紧急调集血源。所幸王明要血不多,该站很快满足了他第二次手术的需求。

  然而,近20000元手续费对于孤单漂泊的王明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孙文得知后,在深夜再次赶到王明的病床前,带来了一打钱。原来,那是父亲去世后没用完的几万元赔偿费。他取得了母亲的支持后,连夜送来了。

  可是,他被王明责备了一番:“你怎么这么傻,那是你父亲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钱,没有了父亲,你们一家4口还要过生活,而且,你马上要上大学,我绝对不能要你一分钱。”

  “救救他吧,他才25岁呀,过去为社会献出了2400毫升稀有血型血液,现在却没有钱来抢救自己的生命!”孙文找到江西血液中心负责人,发出了真诚的呼唤。

  2006年2月24日,江西省血液中心职工在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里就捐了7870元。随即,该中心的涂明华书记、彭继红副主任代表领导班子将这些爱心款送到了医院。

  在孙文和江西省血液中心的策动下,好心市民纷纷捐款。2月24日当日,王明就收到爱心捐款1.2万余元。得知此事的江西省红十字会也为此拨专款,并表示王明剩下的手术费“缺口”全部由他们“承包”。为保证王明有足够的手术费,江西省红十字会当日拨1万元爱心款给王明。

  2月25日中午,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成功地为王明做了手术。据主治医生讲,医院有4名医生为王明做手术,经过1个小时的时间,医生很顺利地排出了王明胸内的血块。

  3月14日,王明出院了。孙文和妈妈一起来到南昌,孙文说:“我虽然失去了父亲,但得到了一个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