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挥手一扬弦,弹指一挥间优美

时间:2020-11-27来源:笔下阁文学网 -[收藏本文]

《阑珊处,,乱我》

谁焚香烟火散,散了痴缠的牵绊;谁抚琴挑弦断,断了恍惚的依恋。长街宽,烟柳繁,执灯回眸看,不见那人,却是灯火阑珊。红颜醉,碎,风华一纸写流沙,苍老一段年华,朝歌夜弦,回肠,不问曲终人聚散,不想人远出阳关。刹那芳华,不过惊鸿一面,谁人挂念?

奏一曲,抚一律,谁的琴弦,乱我流年?谁的思念,惹我留恋?谁的期盼,想我素面?谁的徘徊,等我扬弦?蓦然回首,曲终人散,谁还舞弄绸缎,轻叹,泪似水流长,含泪轻衔,点数无眠,逝了一场褪色凉烟。

梦境交叠,幻化现实迷象,交织轮回悲歌,回彻风沙。伫立风沙间,听流转。踏光阴而行,折一笠风,揽一袖月,邂逅预约之景。昔日尘缘,模糊了双眼,时光,一去不返,是否别来无恙?当星河斗转,寒江烟花乱,斟一壶月光酒,求醉几生晴,邀彩云共舞,能唱几回梨园春?

《书不尽相逢,听一曲可好》

奏一曲离殇,流露的是谁的心声,谁又会感伤这曲终人散的无奈。韶华如曲,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低回的音律,不忍去碰触尘封的记忆。可是谁还会弹出这般夜深深,风凄凄的落寞呢?

年年岁岁叹容颜,随着时光流转,命数在天象中定盘。紧绷的琴弦弹不出心底的忧伤,亦无法唤回流走的岁月,过去的情感似沙漏一般,慢慢沉淀在心间,堆积出多彩的思念。

当思念成灾,于流年岁月的旧梦中沉沦,于梦中的亭台舞榭,觥筹交错,闻琴而歇,思念或淡或浓,在昨夜的星空中眺望,那颗一闪而过的流星,在昨夜的熏风中感受,那叶飘落的思念,这些都承载着千年的愿望,隐藏在朦胧而又清晰的夜色中。

也许会觉得风会吹散思绪,在幻象中找不到通往流年的小径,何不折断光阴,撒下记忆,铺成落花,在荒芜的原野上,在下一个山顶,会看见一片美丽的花海,那可是装饰了流年最美的梦境,只是被紧紧缠绕的自己走不出源自天涯的眷恋,韶华再美,也只有琴音萦绕,悠扬婉转。

月色如银,洒在书桌的宣纸上,还未动笔,就是一副美丽的月色图,夜风不识字北京那家癫痫医院正规,也要翻书。昨夜相思今日醉,昨夜星辰昨夜筝,让今夜的月光变得伤感,试问谁多情,淡淡月光又是何意,却陪孤君一起醉,忘不了琴声的清脆,悠扬中残留着凄凉,就像夜色下的村庄,点点灯火,也是星星,能了却谁的寂寞,断了谁的痴念。

孤寂也好,漠然也罢,若不能入酒,怎能香醇,犹如飘扬的琴声,若不能催下几滴眼泪,不能带回旖旎的过往,怎能迷人?琴声作罢,流年已去,不曾回来。

《墨色年华,音色浮生》

纵使无言,也可以将情寄于笔端,将心事倾注于墨,挥洒相思,绝笔墨痕干,祭奠匆匆溜走的那年。白纸遗墨,淡淡的墨香仿佛在嘲笑自己曾经的承诺,太经不起岁月的磨练。忆曾经,几度挥笔,写下壮志豪言,让自己不为世事的喧闹扰乱心神,如今,纸上那些豪言壮语已经泛黄,暗淡,昔时的光彩早已不在,变得枯瘦如柴,就像青石板上的马蹄声,渐渐走远,再回首,已是咫尺天涯。

是否前尘已注定,此起彼伏,流年因此多彩,偶然间执笔,圈揽曾经的心思,叹如今的淡淡的忧伤。

君记否?一首诗:花信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纷飞后,泪痕和酒,占了双罗袖。无语话凄凉,总是从这首诗中领会别样的心思。扬一曲,细说从头,闻来丝丝有情思。情天何曾老,只是被云遮。云遮一片天无晴,清风转绕十指间。月色清冷,照着一片水湖如玉,玉光映霞蓉,眼波媚,眼波媚,低娥眉,纤手弄弦机。飞燕去时,怨节风不与天长,只见石烂,憔悴岸边唱。雨打淋漓,不与时晴。盼长聚,风雨交侵,白了红颜双鬓。弹琴似谈情,按弦无情调,琴曲无心道。弦音回荡在云梦台,旋律如笑如泣,似在倾诉心衷,喜者五六弦,悲者五六弦,横手一拨,曲断千秋肠。

有时心灵会渴望某种琴声,它来自遥远,谁在拨弄着琴弦,用哀伤的曲调,为我弹奏一曲离殇,琴声哀,弦丝断,断了纵横的梦。

琴音脆,人心醉,曲终,弦断,最寂寞,告诉自己,就让一切随缘,凡事皆有因果,悲欢离合是定律。试问有限的时光里,年华这首曲,谁会奏出多彩的音符,像生活一般,谁会让它变得多姿多彩。年华逝去,百川聊城癫痫病医院怎么样,看这里东到海,何日复西归,人生中不止一次感叹光阴的流逝。度过的时光,没有抓住绳索,摔得很痛。是谁的忧伤触动了孤寂的苍穹,落下的丝丝小雨,是对流逝岁月的叹息,我应该分辨,何种琴声才属于我,赋予韶华又是那种曲调,自己的人生,如同琴弦,可以弹出不一样的声音,而不是弹出的哀曲。

《扬弦,观世间,聆听岁月》

人生有别样的色彩,不同于琴音境界。或许你说琴曲终,人离散,还会重来不必,可人生是一个不可回头的禁域,一旦回头,后果堪忧。昨日的幽曲回肠,君自醉,今日几度迷茫,无言对,曲终一笑随,不问弹者谁,这是一种境界,不是吗?不在繁琐的尘世越陷越深,只为自己留一份畅然。

希冀我抚琴,你提笔写序。韶华一曲谁扬弦,阳春白雪谁弹指,奏响曾经的牵绊,穿梭于心间,萦绕在笔尖,带上一份思念,散落叹息,轻抚一地缠绵。时光荏苒,情未绝,人已远。

提笔淡墨写,让文字为心灵开出落寞的吟花。一双烟雨迷蒙的眼眸痴痴回望,被岁月折皱的眼角,一声幽怨的叹息,谁知含了多少痴?多少怨?

绕指弹奏一曲寒凉,伴清风千里冷矜,演绎风华绝代的曲未终,人已散。冬舞薄衣,无力冰封记忆的弱水三千。

佛经说,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花开情自在,花落伤满怀。落落清风起,飞瓣沦落为相思泪。挽一缕清愁,望漫江烟雨,醉半生痴念,许我一江暖流,氤氲我半世流年。邀我一碧晴空云鹤双飞,展翅折伤跌入悲海,叹无缘。多么用心的文字,多么用情的音调,情到深处,自有定见!

人生就像是被无形的人导演的一场戏,相思万重,记忆随风远征。截一片写满相思的红叶,寻迹放飞的轮回,蓦然回眸青丝霜染已是苍白的记忆,相惜陌路已修为入骨无悔的情长。寒风掠过眉梢激起寒影粉泪落,洒满记忆的长廊。

没有星星的夜里,回忆往事,含沙射影,指尖划出千年的幽梦,飞射流年的残影,一段匆匆相聚的瞬间,融入生命精彩小小的插曲,搁浅潇湘烟雨的残帘幽梦。多少个日日夜夜,泪滴琴音延漫相思的缱绻,浸润自享残烛的凄凉。谁懂?一个人的执着,迎接另一处的敷衍,一个人的伤痛铺垫癫痫病商洛哪家医院比较好另一个人的偷乐,一个人的无力自制转化他人的陶醉自我,那是怎样的一种悲哀?

无情的岁月折碎了多少柔情,苍白的信盏如何拼凑心碎的残念?君知否?与你相遇,求佛几千年,生命相邀只是一瞬,便定格美好为永远,华丽的转身值得划上一生的断点,断了,非断,心有千千结,怎能寸寸断?

唯有走过一段路程,观了一季花期,才懂得肆意摇摆孤独的自由,把回忆折叠美丽的花环精心植入心底,芬芳字字珠玑,留在人生路上。日月交替,风景更换艳丽一时,避不开凋零的归宿。

《莫道无缘,一曲相思,勾起过往》

缘来缘去缘如水,情难移,弹指尖哀怨锁眉,冷水一泓染一纸素盏,散不开的幽怨负了三千痴恋,伴了隔世的缘。蘸墨情愁,落墨凝成离别的伤。

低吟浅唱碧连天,冷月清风照霜寒。醉梦湿巾情不尽,断桥凌波叹流年。西楼阶前披一袭冷月的余晖,相思为琴,霜丝为弦,寄君一曲,听断弦,断那三千痴恋,没那一世情缘,相忘谁先忘,云蔽星月,人迹踪绝,惜君在我心里永驻。谁笑我一朝春去红颜老,多少相思醉,多少红颜碎,唯留残墨随絮飞。

和以前一样,风,缓缓从江畔拂来,可你,在哪个渡口?哪个天边留恋?挽一季时光的思念,靠近你,等待与你缠缠绵绵。可是,月儿等瘦了清颜,记忆敲成了碎片,你又把距离牵成巫山一线,当初那场揪心的别离,那些绻缱,疼到心碎,柔肠百转,分明还听到你深深的叹怨。是我轻吻了你雪花晶莹的双眼,是你拨弄了我心扉那一根痛楚的琴弦,弹唱着离别的驿站,弹唱着花好月不圆。

如今,落笔终成伤,点点墨花开,妖艳而又惆怅,凋零在指尖的不是蝴蝶的身影,是初遇时心底开出的那朵最美的夕颜。在孤单的流年,我摇动经轮,不祈求永如初见,只想摇来有你翘首而望的一叶小舟,与你枕香共眠,了却世间所有的离情别怨。可是,岸边没有你的翩跹,瞬间,你的身影还是如此的悠远。

紫陌红尘,难抵一场繁花凋谢的寂寞。岁月如烟,风飘落了谁的揪心,谁的眷恋?温柔的四月,牵手在相思的渡口,遇上你,一眼就是千年,我知道,仅这一瞬,我们便是终生的相欠。今夜,把江西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昔日的柔情重新演练,重温那一幕桃花溪畔未了的缘。我从来不敢把你埋藏在遥远的心间,因为我怕,永远不再出现。

微风过境,摆弄着旧时的秋千,笑渐不闻,声不再俏,孤寂的夜,总有繁星点点,蓦然回首,而你却不在我身边。残阳映水,满汀红蓼对空烟。断鸿声里,望川河岸,情深缘浅,红尘渡口,离人惆怅断泠弦。去日笑靥,寂寂枕前,剪剪愁肠,泛滥了双眼。回首芳华刹那,红颜弹指,天青色等烟雨,且莫辜负了花事流年。扬弦,弹指,变奏的律,变调的人,幽梦楼内,谱着无人理解的曲……

《低回婉转,昔时乐,终曲了》

相思曲幽幽,挂着心,正如琴弦的紧紧感觉,万里风传送这折人心魄的怨肠曲,听者不用忖思量,暗自嗟愁离。烟波寒江里,袅袅曲幽尽,琴瑟舞心声,舞姿吟相思,诉不尽心底的牵绊,亦如绵绵迭送的音曲。

捧一缕淡如水,明如镜的月色,任思绪在无尽的夜色里翩翩,肆无忌惮的任它畅游在尘世的荒芜,带不走尘世的浮华,带不走人间多情的牵挂。

是谁的琴声,在凉如水的在夜色里婉转低迷?幽怨惆怅的曲调,吟唱着人世间的爱恨迷离。把无尽的牵挂写成词,谱成曲,系在琴弦上,纤纤素手,轻轻拨动一根根相思的弦,琴筝十三弦,交错绘织别样的精彩,奏出惹人潸然的乐,倾诉心肠千万的殇。

听,一曲相思曲,呼吸里的伤,在风里低吟浅唱,宛若一位妙龄少女,一袭白衣飘飘,在风里舞动娇弱身姿,诉说心内蓄积无限的情愫。穿过树梢,掠过指尖,在流年的缝隙里轻舞属于自己独有的舞姿。

夜阑珊,霜冷寒裘,烟花冷,情天不在,有情的也好,无情的也罢,听我奏一曲离殇,倾心可否?待终曲,挥手自此去,把心放逐天涯。心若执泪,丝纨湿谁巾?心若执念,弦断有谁听?料想琴倾谁一往情深,曲赋谁一共帘珍?又是谁在雨中哀怨,弹一为君辞别赋?而今谁风中起舞,与我合奏一曲羽衣霓裳?那一年,我把宫商角徴羽锁进我的空城,独留寂寂梧桐相伴,毕竟终曲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